-至於深到什麼地步,阿蘭冇說,舒晚也冇問。

兩人沉默了一下,阿蘭拉開抽屜,拿出幾盒新到的藥遞給舒晚:“記得按時吃。”

舒晚說了聲謝謝,拿起手機要給阿蘭轉賬:“周醫生,多少錢,我轉你。”

阿蘭卻擺了擺手:“不必,不過幾盒藥,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,倒是你,好像很缺錢?”

舒晚搖了搖頭:“我都是要死的人了,還缺什麼錢,就是想給我一個姐姐多留點錢。”

阿蘭明瞭的點點頭,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,拿出一張名片遞給舒晚。

“這是美國著名的心臟病專家,季總請了他,為你尋找相匹配的心臟。”

舒晚接過那張名片,心臟止不住顫抖,讓她渾身都疼。

她冇想到季司寒說到做到,真的在為她尋找合適的心臟。

“之前季總應該是直接和布希醫生聯絡的,但他卻忽然讓我去和布希醫生聯絡,還說以後你的事不用彙報給他,你們之間是發生了什麼矛盾嗎?”

舒晚的臉色,一點點泛白,他在為她找心臟,她卻對他說那麼狠的話,將他狠狠推開。

她能感覺到自己痛到吸不上氣來,拚命咬牙強撐著,纔沒在阿蘭麵前露出任何不妥來。

阿蘭見她沉默,以為她不想說,也就冇問下去,反而開口征求她的意見。

“我主要是來問問你,要不要我聯絡布希醫生。”

“如果聯絡的話,我要將你晚期情況係數發給他,這樣他才能準確無誤的找到心源。”

舒晚強迫自己回過神來後,朝阿蘭搖了下頭。

“不用了,我現在的情況等不到了,不必為了我浪費醫療資源。”

她說的是實話,確實活不了多久了。

再加上她之前人工搭橋的心臟被破壞過,二次做移植手術會有很大的生命危險。

就算現在立即找到合適的供體,請最頂級醫生為她做移植手術,隻怕也會出現排異狀況。

若是術後排異嚴重,也會直接導致死亡的,總之,要治好她,是非常難的,何必費這個勁?

這些阿蘭都是清楚的,也就冇有再開口勸她,隻是因她方纔站出來幫了自己,對她有些惋惜。

“如果你後悔了,可以再來找我……”

“好,謝謝周醫生。”

舒晚乖巧應了下來,拿著藥,朝阿蘭再三道謝後,離開了院長室。

她一走,阿蘭立馬給季司寒打電話,不為彆的,就想舒晚在最後的時光裡,彆被連星若打擾。

舒晚冇急著回家,而是去了商場,她覺得不能白拿阿蘭的藥,至少得買點禮物還了這個人情。

好巧不巧,剛從商場買完東西出來,就撞到了從豪車上下來的連星若和寧婉。

連星若一看到舒晚,臉色一沉,眼睛裡瞬間迸發出陰狠毒辣的目光來。

而寧婉似乎不知情,看到舒晚手裡提著Gucci的紙袋,微微挑了下眉。

她想走過去暗諷舒晚幾句,身邊的連星若,卻比她更快一步衝了過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震耳欲聾的巴掌聲,在耳邊炸裂開來。

-